腾讯分分彩刷4星方法|hi彩分分彩是什么
廣告
首頁   >    國內   >    正文

梨視頻CEO邱兵:初試電商 不怕擁抱新事物

來源:全天候科技 2019-04-18 14:06:15

“要做好的內容。”在兩個多小時的專訪中,梨視頻CEO邱兵對全天候科技強調了11次同一句話。這是梨視頻創業的第三年,也是邱兵從澎湃新聞CEO、傳統媒 體人轉型成為互聯網創業者的第三年。不僅外界看來,即使邱兵自己也覺得仍然未脫去身上濃郁的“媒 體味”,“短視頻真的是魚龍混雜的狀態,很多內容,我絕對不會讓我女兒去看的。”

梨視頻.jpg

  外匯天眼APP訊 : “要做好的內容。”在兩個多小時的專訪中,梨視頻CEO邱兵對全天候科技強調了11次同一句話。

  這是梨視頻創業的第三年,也是邱兵從澎湃新聞CEO、傳統媒 體人轉型成為互聯網創業者的第三年。不僅外界看來,即使邱兵自己也覺得仍然未脫去身上濃郁的“媒 體味”,“短視頻真的是魚龍混雜的狀態,很多內容,我絕對不會讓我女兒去看的。”

  雖然首次離開媒 體創業就乘上短視頻的風口,進入了當下的潮流漩渦中心,但邱兵對梨視頻的規劃,卻有著“反潮流”的味道。

  外匯天眼指出,與短視頻主流的“UGC+算法推薦”模式不同,梨視頻采用的是PUGC(Professional User Generated Content,專業用戶生產內容)模式,即梨視頻中的“拍客”上傳視頻素材,而平臺負責素材篩選和后期編輯,這過程中需要經過類似傳統媒 體的“三審”流程,才最終得以上傳發布。

  所以,相較于同行,梨視頻在內部運作上對內容方向、質量的把控要投入得更多;除此之外,外部“拍客”群體也需要巨大的財務支出。“每條內容,我們都會付費給拍客。”邱兵透露,梨視頻成立以來,融資金額的一半左右用在了建設拍客網絡上。

  “重投入”模式,導致外界對梨視頻的盈利能力持有疑問。“這個問題必須得到解決,”邱兵清晰意識到,“公司的財務為正,才能安心做想做的事。”

  外匯天眼獲悉,為了尋找更多的商業變現模式,從去年起,梨視頻建立了“商業拍客網絡”,計劃與頭部企業合作,定制視頻內容。

  “淘寶吃貨”正是梨視頻商業拍客方向的第一個嘗試。4月17日,梨視頻宣布與淘寶合作,雙方成立合資公司,推出全新IP“淘寶吃貨”,同時在手淘App、梨視頻App等應用上線,由梨視頻團隊負責內容運營,目標是為淘寶美食商品“帶貨”。

  “如果這個模式能跑通,我們可能會在更多垂直領域、和更多企業合作,商業拍客網絡也可能獨立出來,專門做商業運營。”邱兵坦言,這是梨視頻首次接觸電商領域的“探索”。不同于傳統媒 體時代信奉的“酒香不怕巷子深”,如今,邱兵認為更重要的是要勇于擁抱新事物。

  “新事物”并不意味著對“好內容”的放棄,邱兵依然強調,希望用戶看“淘寶吃貨”時,“即使不去買吃的,(也認同)視頻本身也是有可看性的”。

  五年以前,澎湃新聞成立伊始,邱兵曾在發刊辭上寫道,“你正位于混沌的互聯網行業”,如今,他正身處這片混沌之中。“進入互聯網創業,對我們來說是一次脫胎換骨,把血液和皮膚都換了,但是留下一個頭腦和心臟,還是要堅持這些好的東西。”邱兵說。

  以下為全天候科技與邱兵的對話內容:

  “互聯網時代,百年老店是個笑話?”

  全天候科技:梨視頻是否和其他短視頻的發展路徑不太一樣?

  邱兵:對的,我經常聽人說梨視頻是個異類、奇葩。我們把梨視頻定位為資訊短視頻,不是單純的UGC平臺,實際上是PUGC,也就是拍客提供內容后,由編輯來編、審,有嚴格的三審制度,類似傳統媒 體的審核制度。我們想通過講述一些比較溫情的故事,做一個能傳遞正能量、價值觀的平臺。

  全天候科技:為什么要強調正能量和價值觀?

  邱兵:說真心話,短視頻是一個魚龍混雜的狀態,聳人聽聞的、五花八門的東西都有,但梨視頻不要做這種類型,我們有兩個原則,一是真實性,梨視頻已經發布的50萬短視頻,全部都是真實的;二是要圍繞著“講述國家的細節”這個核心。

  全天候科技:內容上會不會像傳統電視新聞一樣比較刻板?

  邱兵:我是從傳統媒 體出來的,在《文匯報》、《東方早報》都工作過,習慣于做宏大敘事,習慣這些方面的題材。但是短視頻,即使是資訊短視頻,也非常不一樣,不是說把電視臺的資訊剪成好多個片段發出來,就能獲得高轉發、高流量。

  資訊短視頻適合小題材,要接地氣、有一些小情節,可以是溫情的或引發一些思考的內容,所以在這兩年多,我們一直定位在“講述國家的細節”,正所謂“小故事、正能量、大情懷”,我們簡稱為“小正大”。梨視頻的故事就是記錄“小正大”的細節,可以說其中有99%都是別人沒有的故事。

  互聯網創業是一件快節奏的事情,如果你創業一兩年還不到一個高估值,可能就要出局。我們以前做媒 體時,有句話叫“做百年老店”,在互聯網時代,這可能變成一個笑話。但我們要做一個產品,還是要不計較一時長短,我想把該建設的都建設起來。

  全天候科技:這個建設主要是指哪些方面?

  邱兵:最重要的就是我們的全球拍客網絡。我們做了一個很多人都不會做的事情——將融資資金的至少一半,投入于拍客網絡的建設,拍客把內容給我們,我們會付其費用,類似稿費。我們現在的目標是要有10萬核心拍客。

  這是一個大投資,也需要費神費力的精耕細作。但我有一些想法,我們想傳遞的內容、價值觀,不可能由UGC來完成。我們還是希望在移動互聯網時代,把一些傳統的或者學院派的東西傳承下去。

  全天候科技:梨視頻一直在強調內容質量,也有人說梨視頻其實適合做MCN就好,為什么要自建App、自己做分發?

  邱兵:其實做App成本不算太高,最多的費用還是用在建拍客網絡上。我們做App,不僅因為流量,另一方面,我們的拍客也要用這個App來上傳內容。類似滴滴,這個App帶有工具性,所以我認為我們必須要做。

  全天候科技:對于自建平臺,你更看重什么?

  邱兵:第一,有沒有優質內容,這是指在全網能形成巨大的、千萬級播放量的內容。第二,很現實的一點,是要有足夠的商業回報,比如我們今年的成本是3.5億,如果收益能達到5億,明年甚至達10億,那我可以用事實來證明這個模式是成功的。

  前者是有影響力、有好的價值輸出,后者是有財務支持。這兩點,是我鑒別是否成功的唯二標準。

  “財務為正,是一個公司的底氣”

  全天候科技:梨視頻在堅持一個和其他短視頻平臺不一樣的模式,你怎么認為這種堅持是有意義的、或者說是可行的?

  邱兵:有一個決定性的就是需要財務為正。如果財務為正,可以安心做想做的內容,但如果財務為負了,那全部都是空想。

  現在資本非常看重財務。過去資本可能說不計一時之長短,但如今資本進入時就是希望(最終收益)退出。

  全天候科技:梨視頻現在的商業化狀況如何?

  邱兵:梨視頻在前兩年還屬于投入階段,到今年,已經開始看到一些“曙光”,比如我們今年大概會有3.5億左右的廣告收入,基本與成本持平;另外我們還在建立一個短視頻版權銷售的平臺,該平臺去年收入為1000多萬,今年或將可達到5000萬左右。

  除了這兩個部分,還有就是當下正在進行的“淘寶吃貨”合作項目,這部分也會有一些收入。這個合作是基于我們“商業拍客”網絡,由于我們的拍客體系運營比較成熟,因此對這一項目的整體投入不算太大。

  全天候科技:這是一個純商業化的項目嗎?會不會擔心因此影響內容質量?

  邱兵:你可以認為這是一個電商,有分配利潤的可能性,當然也是內容,我們不會去降格包裝很差的內容。淘寶吃貨的視頻肯定會有故事,本身有可看性,甚至帶有我們的一些小情懷。

  我最近在看一本書叫《魚翅與花椒》,一個英國女孩寫的,主要寫四川、重慶菜,很有煙火氣。這本書每個章節后面都會附一個菜單,比如擔擔面怎么做、需要哪些材料,如果拿這本書比作淘寶吃貨,有興趣的人就可以根據這個菜單去買東西;而像我這樣對菜單不感興趣的讀者,讀這本書的內容本身也會覺得很有意思。

  全天候科技:梨視頻想向電商領域發展,為什么會想到要進入“吃”這個垂直領域?

  邱兵:這個模式不是我們自己思考出來的,是阿里巴巴集團CMO王帥想到的。我們開始是想做垂直領域,比如科技、電子產品或者環保方面,王帥希望就做一個與吃有關的垂直領域,一方面用戶群體可以很精準、垂直,而且對于拍客來說,門檻也比拍科技題材要低。民以食為天,與吃有關的故事,可以下接地,也可以和天一樣大。

  我們還在探索這個模式,如果電商能走通,我們要做的肯定不止“吃”這一個垂直領域。

  全天候科技:為什么說這次合作是一個“探索”,有什么顧慮嗎?

  邱兵:因為我們現在對電商的理解的確很初級,是相對陌生的領域,但這個合作確實提供了一個非常大的想象空間。

  以前做內容認為“酒香不怕巷子深”,但如果只堅持這個“初心”,不去擁抱新事物,是不合適的。我希望我們在做好內容的同時,不排斥擁抱新事物、要變得更活躍。

  “優質內容產品會回歸”

  全天候科技:看到你一直在強調“好的內容”,你怎么看待行業中內容生產的現狀?

  邱兵:我們的確花了很多錢去做內容。

  現在內容生產者是比較失落的,因為你做一個好內容,即使是10萬+,不去做商業化的話,也不會有商業回報。好的內容生產者越來越少。如果說有一個商業模型,是把好的東西消滅掉,這肯定不是好事情。例如報紙、電視等好的內容生產者都不見了,那平臺去抓取內容,抓取什么內容呢?

  我舉個例子。比如我自己特別喜歡看足球,結果有些平臺一天到晚給我推送足球,每天能顛三倒四、來來回回推送幾十條,其實就一兩個信息量,這些文章的水平也很一般,就標題改一改。結果我一氣之下不看了。

  有一次去北京,飛機上送報紙,我旁邊的乘客就拿了份報紙看,看完以后把報紙往桌子上一拍,說“原來最近發生這么多事!我一點都不知道”。這就是現在一些平臺的問題,只給你看喜歡的,結果其他內容就慢慢看不到了。

  可以說,現在的公眾,沒有一個完整地獲取信息的路徑。

  全天候科技:從這個方面看,你是比較不贊同現在主流的這種推薦算法嗎?

  邱兵:不是,每個人都有自己喜歡的領域,比如我喜歡足球,也有人喜歡炒股、有人喜歡歷史話題,產品給用戶推送喜歡的內容,一定是受歡迎的。

  我認為這個方式適合娛樂消遣的需求。因為很多人是抱著消遣的態度來刷手機的,不是嚴肅地要學習。以前我們的新聞報道喜歡灌輸式地輸出內容,受眾本身就會很抵觸,現在看喜歡的內容,就很舒服了。

  全天候科技:那你覺得在什么情況下,用戶會傾向于算法之外的內容推送方式?

  邱兵:我認為,人一定還有另一個層面的需求,就是要掌握資訊、不能落后于時代。比如,我很喜歡足球,但是我不能要求和客戶打交道的時候,別人跟我只聊足球,不然我就成孤家寡人了。

  所以我自己會覺得,內容平臺可能慢慢會有一些回歸,受眾也會要回歸第二個需求。在這個需求下,可能有好的媒 體、書籍、高質量的內容產品會出來,也許這個回歸會很快。

  “互聯網創業是一次脫胎換骨,但我們留下了頭腦和心臟”

  全天候科技:去年上半年,你曾很堅定地表示不想迎合市場做“下沉”,為什么?

  邱兵:說到短視頻下沉,市場上認為最大的受眾群體是三四線城市的小鎮青年,他們更有時間去看短視頻內容,北上廣用戶可能沒這么多時間看短視頻,所以應該“下沉”,抵達更多用戶。

  我反對“下沉”,是想表達一個不迎合的態度,不想盲目去生產一些庸俗的內容。

  全天候科技:但在2018年下半年,你又改口說梨視頻要做“下沉戰略”,為什么變得這么快?

  邱兵:因為我們是想做渠道下沉,現在內容大多做到省會級別,但是江西省不止有南昌,我們想把網絡擴大到更低線的城市,做社區化的“三公里資訊圈”。

  做下沉不意味著要庸俗化,我也不認為低線城市的受眾就一定要看不講品質的內容。舉個例子,梨視頻上有很多馬云的視頻,其實各種人都喜歡看,我有一次去游泳,泳池旁兩個救生員就在討論“馬爸爸”怎么怎么說。

  全天候科技:在你創業的這幾年,剛好也是短視頻最火的幾年,像抖音、快手這種UGC平臺模式很快就火了,經歷這些時,心態會有什么變化?

  邱兵:也會有很多“眼紅”的地方,但我能肯定的是我沒有動搖過。

  一個是從現實角度看,我們沒有技術的基因,說實話,我們想做也做不了。所以從發揮所長來看,我們不會走這條路。

  另外,我堅持相信嚴肅資訊不可能消失,做優質內容一定有價值、有含金量。以前我聽到一些媒 體招聘的時候很看重廣告和技術,這個人有廣告資源,拿高薪,那個人有技術,拿高薪,到了生產內容的人,給的薪水就非常有限。我覺得這挺遺憾的,內容絕對是有價值的。

  全天候科技:那你有沒有比較困惑的時候?

  邱兵:肯定有,以前我們做澎湃,對比的是其他都市報、日報,現在被放在一個更廣闊的市場中,比用戶、比流量、比快速成長,這的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比來比去,有時真的就蒙圈了。

  但是我們必須要往前走,如果固守原來的形式,最后就是被時代拋棄。我們還是有一個信念,就是要做有價值觀導向的內容,對社會有正確的引領。

  全天候科技:從媒 體人轉型到創業者,也是從一個觀察者變成身處其中,又在短視頻這個風口中,是一種什么感覺?

  邱兵:其實原來做澎湃也是創業,當然是在體制內創業。現在完全市場化創業,開始會比較焦慮,資本定義成功有它的標準,資本又對你寄予厚望。現在已經比較平靜了。至今為止,我覺得有兩件事是一定不能丟的:

  一是追求好的內容,這是最根本的堅持,我們傾盡所有去做這件事。進入互聯網,對我們是一次脫胎換骨的變化,把血液和皮膚都換了,但是留下一個頭腦和心臟,還是要堅持這些好的東西。

  二是要對得起團隊和投資人,這是我們的職業準則。

【免責聲明】中金網發布此信息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,與本網站立場無關。中金網不保證該信息的準確性、真實性、完·整性、有效性等。相關信息并未經過本網站證實,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,據此操作,風險自擔。

腾讯分分彩刷4星方法 球探体育即时比分 时时彩计划软件免费版 安徽时时平台注册 经典牛牛 ag所有平台开牌都是一样的吗 玩庄闲和不倒翁投注法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现场 澳门五分彩在线计划 斗牛龙虎技巧有哪些 极速快三技巧透视软件